通知公告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军事热点
   
进入新一轮转型的美军要向何处去?
贵阳市全民国防教育网 http://gysgfjyw.gygov.gov.cn/ | 更新时间:2018-09-07 09:50 | 来源:中国青年报
字号:【大】【中】【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在美军看来,局部战争的间隙期是军队转型发展的“窗口期”。美国反恐战争“收官”之后,美军各军种接二连三地提出未来转型发展的构想、计划和举措。种种迹象表明,在美国对国家安全威胁的判断发生改变,国防战略“从反恐重返大国竞争”之际,美军再一次进入转型发展阶段。此次美军转型发展的核心目标,是将美军建成一支适合打大国间高强度对抗战争的、智能化的军队。

理论创新

美军上一次转型发展的“窗口期”始于海湾战争结束。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陆军率先提出建设“数字化陆军”,空军提出“基于效果的作战”,海军提出“网络中心战”。美军参联会先后推出《2010联合构想》《2020联合构想》。由此构成美军建设“二十一世纪部队”的“全景图”。这次美军转型发展的目标,是把美军建设成为一支适合打反恐战争的、全面信息化的军队。

目前,美军建成信息化军队的时限2020年即将到来,美军的信息化建设基本完成,恰逢反恐战争结束和下一场战争尚未到来的“间隙期”,按照美军建设一如既往的超前思维,美军新一轮转型发展仍然着眼未来。

美军的每一次转型发展,总是伴随着大量的理论创新。上一次信息化转型,各军种的新作战理论呈“井喷”之势。各方博弈的最终结果是,美国国防部将“网络中心战”定位为美军转型的基石,即将美军从一支适合打机械化战争的军队,转型成适合打基于网络的信息化战争的军队。

本次美军的转型,照例伴随着理论创新。2016年,美国陆军率先提出“多域战”理论。这一理论着眼2025~2040年的战争,要求打破军种、领域之间的界限,在陆、海、空、天、网以及电磁频谱、信息环境和认知维度等领域实现密切协同,实现作战力量的全域机动和各军兵种火力的同步跨域协同,综合运用实体摧毁、网络电磁攻击和认知诱导、胁迫等手段,对敌实施一体化攻击并一举击败对手。

因为“多域战”具有前所未有的包容性和覆盖面,美国海军部长、空军参谋长、海军陆战队司令等,均明确表示支持。美军各军种对“多域战”理论的热心加入,使得这一理论成为美军推进联合作战多军种融合的有力抓手。

但美国空、海军仍然有根据各自军种特点的发展要求。美国海军水面作战平台目标大、航速慢,而越来越多的潜在对手具备以高性能岸基飞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低噪声潜艇、无人机等武器和技术装备为代表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使美国海军向重要地区投送力量时遭遇越来越严峻的挑战。

美国海军在接受“多域战”的同时,提出了“分布式杀伤”概念,核心思想是以隐蔽、分散、灵活的作战方式应对“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部署大量具有强大进攻能力、可对对手水面、空中或海岸设施造成威胁的水面舰船,迫使对手分散部署其探测和火力资源,无法有选择性地将传感器和火力聚焦于美海军少数大型舰艇,从而为美国海军突破对手的“反介入/区域拒止”体系创造战机。

转型目标

此次转型中,美国陆海空军都提出了自己的转型目标,目的是为了建设一支从适合打反恐战争的军队到适合打国家间高强度战争的军队。

2016年3月,美国陆军发布《塑造陆军网络:2025~2040》,其中指出:“技术持续影响战争……改革加速,更好的变化将在往后的25年出现。”美国陆军的这一规划,将达成目标的时间分成2025年和2040年两个阶段。在第一个阶段以现有陆军网络和信息系统为基础进行更新改造,建成一支能够应对现有挑战的网络化陆军部队。第二个阶段则是完成全新网络体系结构的新一代智能化陆军网络。

2018年8月24日,美国陆军部宣布陆军未来司令部正式成立。陆军部长马克·埃斯珀表示,未来司令部将“通过研发为陆军提供创新的解决方案”。首任陆军未来司令部司令约翰·穆雷宣布,未来司令部由约500人组成,其中100人为军人,400人为文职人员。这些人员涵盖科技研究、概念开发、工程测试、装备采购等领域的人才。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的成立,为实现2025年和2040年两个阶段转型目标,提供了理论创新、技术研发、部队试验等环节的创新主体和任务承担者。陆军未来司令部的使命是确保美国陆军永远是全球最强大的地面部队,以应对大国间高强度对抗的需要。

冷战结束和华约解体之后,美国海军在海洋上失去了势均力敌的对手。为此,美军甚至撤销了以大西洋为任务区的第二舰队。反恐战争主要在陆、空展开的现实,使得美国海军的转型目标是“由海向陆”。

面对新的作战需求和作战任务,美国海军的作战定位重返海洋。2017年1月,美国海军发布《水面舰艇部队战略:重回海洋控制》。“重回海洋控制”的表述,指出了美国海军转型发展的新目标。

《水面舰艇部队战略:重回海洋控制》以2016年12月海军作战部长推出的海军能力评估为基础,提出到2035年左右,美国海军舰艇规模从目前的280艘左右增加到324艘,三分之一的现役航空母舰、弹道导弹核潜艇、攻击型核潜艇、驱逐舰、护卫舰、船坞登陆舰将被替换。美国海军明确,印度-太平洋舰队将拥有全美海军力量的一半左右。由此可知,美国海军未来主要的作战区域和作战对手,已是呼之欲出。

与此同时,美国空军战略转型也在加速。2014年,美国空军部发布《美国空军:未来的召唤》。2015年,美国空军部发布《美国空军战略总体规划》,为美国空军的未来发展设定了战略方向和战略要素,提出了构建未来空军的战略框架。

2015年,美国空军指导军种组织、训练和装备发展的权威性文件《空军未来作战概念》提出,2035年的空军部队将具有快速响应、全球警戒、全球到达、全球机动的战略能力。为此,美国空军的指挥控制系统,必须在各种挑战面前迅速生成多个解决方案,并具有智能融合与动态调整的能力,以确保美国空军在灵活、速度、协调、平衡和力量等五个方面,都具有快速应变的反应能力。

智能美军

人类进入工业社会之后,经历机械化、自动化、信息化三个发展阶段,正向“工业革命4.0”,即智能化阶段迈进。社会是军事的母体。人类战争形态,也将从信息化战争向智能化战争演变。打赢智能化战争,必然要建设智能化军队。从信息化军队到智能化军队,是美军此番转型发展的另一个特点和目标。

美军历来重视技术发展,强调以领先对手的技术“代差”获得非对称、压倒性战场优势。美新版《国防战略》报告强调,“科技的快速发展和战争形态的不断变化对安全环境造成影响”,新兴技术如人工智能、定向能、高超音速以及生物技术等,其发展将决定美国是否“有能力打赢未来战争”。在影响未来战争的高新技术群中,人工智能技术无疑占据主导地位。

美国军方高度重视人工智能在未来战争中的作用,将其提升到关系国家安全和战争胜负的战略高度。2018年4月26日,美国国会下属国会研究处发布题为《人工智能与国家安全》的报告,认为人工智能将给军事领域带来“迭代式革命性”影响。

美国国防部对在军事领域运用人工智能技术的态度非常积极。6月27日,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宣布成立联合人工智能中心,以指导执行国家任务倡议及大规模、高预算的专项工作。其中,军用人工智能发展的国家任务倡议,将由国防部和各军种、联合参谋部、联合作战司令部等共同制定。

此前,由于道德和道义困惑,美国业界对将人工智能技术引入军事领域持消极谨慎态度。但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和在军事领域运用的展开,以及高额研发订单的诱惑,美国业界开始在这一问题上积极回应。亚马逊公司高层近来表示,愿意“坚定不移”地为美国军方服务,亚马逊在参与国防事务问题上不设“红线”。

得到业界支持的美军人工智能技术研发和运用将如虎添翼。人工智能不仅能够为军事决策者提供海量情报信息的深度挖掘和分析,还能对可能的前景和结果进行预测,从而加快指挥控制流程,提高决策的科学性和可靠性。人工智能技术与武器系统、作战平台和战斗网络的结合,可广泛利用数据库快速搜索、数据深度挖掘、高性能运算等优势,推进主战装备的智能化。美国国防部正在加速最新人工智能技术与最新创新理论的有效结合,支持美军的现时军事行动,以及在2035年左右更加有效地控制战场和获取作战优势。也许,全面建成一支智能化的美军尚需时日,但这样的趋势已经明显展示出来。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