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军队风采
   
光影2017|程雪力:把色温浸入温度
贵阳市全民国防教育网 http://gysgfjyw.gygov.gov.cn/ | 更新时间:2018-02-02 09:40 | 来源:中国军网
字号:【大】【中】【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今年,我拍摄了守护1亿6千多万公顷森林草原安全的武警森林部队官兵,为战友们留下这组环境肖像,纪念我们的2017。九寨沟7.0级地震第五天,我拍到震后首现彩虹的九寨,很美。但余震并没有因此而停止,我在震后的路上看到一棵经历地震后身在水中的树,身处逆境却保有顽强,正如跋涉在摄影路上历经艰难却又怀有希望的我们。所以,我们继续努力着。

色温,是光的颜色标志,是控制摄影色彩的重要元素;而温度,是人情感的抒发,是作品人文关怀和精神的传递;程雪力的作品注重色彩,更执迷温度!把色温浸入温度,让感情渗透色彩,酝酿挥发。2017,程雪力的镜头见证了最坚定的忠诚之志,最炽烈的战友之情,最浓厚的军民之谊。他见识过凌晨冷冽的山风,目睹过生死相搏的正邪之战,聆听过战士们守卫的这片热土最衷情的诉说……走南闯北,烙印在心上的是武警森林部队官兵那抹炽红的军装,燃烧在灵魂里的是武警森林部队官兵矢志报国的信念。这是浓墨重彩的2017,这是有温度的2017。

摄影/ 程雪力

文/岳旭 程雪力

2月15日,云南西双版纳,原武警森林战士岩罕陆看望他曾经救助过的野象然然,许久未见的两位老友相互行礼。亚洲象的记忆力远远超过你的想象,你对它好,它会永远感激你。如果你伤害过它,它会恨你一辈子。与民间印象中温文尔雅的吉祥物形象有所区别的是,这些会在同伴逝去后悲伤恸哭、看起来如黏土般柔软的“大玩具”有时会化身成村庄里的复仇者,甚至暗杀者。

2月15日,云南西双版纳,今年,然然已经15岁了。在亚洲象种源繁育基地工作人员的呵护下,它每天都会回到森林中去适应大自然。“中国野生亚洲象从不到100头,到现如今300头左右,那些曾经因为人象矛盾被驱赶出境外的大象,又回来了!”王正康说。

3月24日,四川凉山,上山灭火的兵。据国家森林防火指挥部办公室消息,今年清明节期间,指挥中心共监测卫星热点483个,反馈森林火灾86起,因森林火灾造成11人死亡,1人重伤。森林火灾对生态系统破坏性强,一片被烧毁的森林,大自然往往需要二十年甚至更久才能自我修复。

4月14日,黑龙江大庆,飞行员告别仪式。52岁的特级飞行员林红日已到飞行最高年限,他将头盔交到“90后”年轻飞行员手中后,妻子崔梅花流泪了,她担忧32年的那颗心终于落了地。

4月23日,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30年前,这里发生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森林火灾,过火面积相当于15个新加坡。徐兵侥幸到达安全区域时,整个漠河县城变成了一片火海,不时传来爆炸声。那年徐兵12岁,一张合影是他唯一的家当。那场大火之后,徐兵成为了武警森林部队的一员,虽然曾经的城镇和林区已经恢复,但大火扑救者和亲历者心底的伤痛仍未平复。

5月4日,内蒙古大兴安岭发生特大森林火灾。这场火灾经过9000多名扑火人员忙碌三天三夜才扑灭,过火面积1.15万多公顷,火灾因司炉工倾倒燃烧剩余物残渣而引起。

5月4日,内蒙古大兴安岭, 一名武警森林战士看到被烧毁的一片片白桦林目光如炬。这是他在火线上的第三天。武警森林部队组建至今共有60名战士牺牲在抢险一线,其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8岁。

5月4日,内蒙古大兴安岭,一个灭火后的士兵。今年19岁新兵的刘银杰灭火后在休息放空,他们这些天历经跋山涉水、高温炙烤、蚊叮虫咬的极度疲劳,这次灭火对生身体和心理都是一种艰难的挑战。

5月19日,内蒙古大兴安岭发生森林大火,战士们乘坐直升机前往火场扑救,当天,火场风向突变,后方出现复燃火,540名官兵死里逃生,化险为夷。

7月12日,新疆伊犁,反盗猎的战士。近年来,野生动物贸易成为继毒品、武器及人口贩卖后的全球第四大非法贸易活动。

7月13日,新疆伊犁,原始森林中休息的士兵。20世纪90年代,《野生动物保护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相继出台,猎人这个源于远古的职业正逐日消失,但猎杀却从未停止过。武警森林战士伊马木说:“从事反盗猎以后,你会知道原来危及野生动物性命的不只干旱和洪水,还有拿枪的人类。”

7月21日,西藏那曲,战士们一张张通红的脸,是长年高原紫外线照射留下的印记。

7月21日,西藏那曲,洗澡的高原士兵。中国有四大无人区:罗布泊、阿尔金山、可可西里和羌塘,其中西藏羌塘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空气中氧气含量只有内地的30-70%,被称为生命禁区。武警西藏森林总队却在这里保护野生动植物15年。

8月14日,四川阿坝,武警战士在九寨沟7.0级地震救灾的第七天。今年我探访了中国的自然保护区和30年前大兴安岭火灾的幸存者,从地震到森林火灾再到反盗猎一线,经历了这些天灾人祸的事件后,我感到生命的脆弱与渺小。

12月1日,四川凉山,送战友。列车缓缓驶出站台,退伍老兵不舍离开前来送行的战友。“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每年老兵退伍,我总会想起这句话。别离时,我们总说常回家看看,却总是失言,即使将来相聚,也未免有人缺席。

12月17日,四川成都,打靶归来的新兵。